您现在的位置:香港马会内部免费资枓 > 教学资源 > 二中题库 > 正文内容

负债10亿申请破产太阳马戏团“日落”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7-14 浏览次数:

   小丑、魔术、哑剧、特技、飞翔、潜水……太阳马戏团曾将无数瑰丽魔幻的梦境带到全球,但当梦境醒来,“世界马戏团传奇”的光环黯淡,迎接它的却是一地狼藉的现实。 太阳马戏团的大幕已经几个月没有拉开,紧随而来的就是现金流中断、负债累累、被迫裁员,甚至破产。 北京时间6月30日,太阳马戏团母公司太阳马戏团娱乐集团(以下简称“太阳马戏团集团”)发表声明,称已正式向法庭提交破产保护申请。

   传奇陨落上世纪80年代,从加拿大魁北克市附近的一个小村庄走出的小表演剧团,经过30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了在全球家喻户晓的马戏团品牌。 如今,这个一度风光无限、被誉为世界旅游演艺界传奇的太阳马戏团,却还是没能逃过破产的结局。

   在最新的公告中,太阳马戏团集团宣布,该公司已于当地时间6月29日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

   业界还有消息称,为了重组资本,太阳马戏团集团同时还裁掉了约3500名员工。 根据声明,太阳马戏团将破产原因归咎于新冠肺炎导致其所有演出被迫停止、收入归零。

   在声明中,太阳马戏团表示该集团已与现有的投资者私募股权基金TPGCapital、中国复星国际有限公司和加拿大魁北克养老基金就接管太阳马戏团的债务,并投资3亿美元支持其重启达成协议。 “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我们所有节目被迫停止,公司收入为零,管理层必须果断采取行动保护公司的未来。 ”太阳马戏团集团CEO丹尼尔·拉马尔谈及破产原因时似乎充满了无奈,他说:“在过去的36年,太阳马戏团一直是成功且盈利的。

   ”不过,对于丹尼尔·拉马尔的说法,业界却并不完全认同。 “不可否认,疫情肯定是太阳马戏团集团破产的重要诱因,国内文旅圈对于这样一个有着多年历史的世界知名企业破产也充满惋惜。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坦言,然而,这样一个行业巨头,走到今天这一步,势必与其管理者的经营思路、企业形成的商业模式也有着一定的关联。 而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也坦言,疫情其实只是压垮太阳马戏团这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实际上,多份报告都显示,太阳马戏团集团身上已扛有近10亿美元的巨额债务。 除了疫情带来的影响外,还有不少人将其破产的原因归结于过去几年公司的过度“负重扩张”,以及长期形成重投入、收入结构较单一等。

   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2年,太阳马戏团就出现了首个没有盈利的年份。

   而后,信用评级机构穆迪也曾发布数据显示,2015年太阳马戏团全球收入出现了10%的负增长。

   在这种情况下,2017年开始,太阳马戏团仍然在“买买买”的道路上一骑绝尘,先后斥巨资收购了多家演艺企业、演出制作企业等,其身上背负的债务也愈发沉重。 2018年,穆迪明确表示,太阳马戏团集团以增加债务为代价的扩张策略将加大核心业务的财务负担。 但即便如此,根据彼时丹尼尔·拉马尔的表态,太阳马戏团集团却并不打算停止收购脚步,大有要孤注一掷的意味在,而这也被一些专家视作太阳马戏团出现破产危机的一条重要导火索。

   接盘仍存变数随着太阳马戏团破产一事甚嚣尘上,“接盘侠”花落谁家也成为了业界关注度最高的话题之一。

   根据该集团的声明,目前公司已与主要股东达成了“假马协议”,即“假马竞标”。

   根据这种拍卖方式,申请破产保护的企业将选定一个买家提出最初的公开竞拍底价。

   而所有买家只能按照规则向上加价。 而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太阳马戏团被迫接受较低的出价。

   同时,还有消息显示,目前分别拥有太阳马戏团集团60%、20%、20%股份的TPGCapital、中国复星国际有限公司和加拿大魁北克养老基金已经签署协议,决定接管该集团的负债,并投资3亿美元用于重启。

   此外,太阳马戏团集团还在声明中表示,复星将与上述两个股东一同设立一笔1500万美元的员工基金,为此前解雇员工提供经济援助。 对于上述情况,复星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对此事暂不进行评论。 还有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在当前世界疫情形势还不明朗的时期,收购事宜可能随时会出现变数。

   不过,即便如此,太阳马戏团集团一方对于重组还是相对乐观的。 “我们知道,根据目前摆在桌面上的提案,马戏团得救了。 我相信,在这一过程的最后,9月中旬,我们会迎来新主人。 ”丹尼尔·拉马尔表示,目前有5-6个集团对收购太阳马戏团感兴趣,但他们收购公司必须满足的条件之一就是总部必须留在蒙特利尔。 与此同时,业内还有消息称,太阳马戏团的创始人盖伊·拉利伯特也已公开表态有意回购该公司。

   据悉,作为重组的交换条件,未来的“接盘侠”除拥将有45%的股份外,还将获得5000万美元的无担保债务。 有消息称,这意味着太阳马戏团集团现有股东的股份将作出调整,TPGCapital、中国复星国际有限公司和加拿大魁北克养老基金的占比将变为33%、11%和11%。 “不可否认,太阳马戏团这个品牌对于全球旅游演艺界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而当前正处于一个‘抄底’的佳期,即使只是这块牌子、这个IP,可能也会有不少资本、企业‘蠢蠢欲动’。

   ”周鸣岐表示。 不破不立有人“接盘”并不意味着太阳马戏团能迅速恢复往日的荣光。

   事实上,对于这一老牌旅游演艺企业的前景,仍有部分业界专家给出了“不明朗”的预测。

   在吴丽云看来,破产后的太阳马戏团,势必要经历另一个“不破不立”的过程,高昂的演出成本、过度单一的收入结构,尤其是对演出售票过于依赖的传统模式,已经不再符合当前的市场发展规律了。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对于太阳马戏团,同行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就是该剧团的所有演出都是不惜工本的,“太阳马戏团在追求艺术性上做得非常极致,他们的道具、舞台、演出人员成本都非常高,经济性相对较弱。 ”吴丽云坦言,这一方面意味着太阳马戏团的线下演出产品确实拥有很强的不可替代性,但另一方面也显示出太阳马戏团的演出效益相对较低,一次内容创作可形成的收益范围相对较窄。 “从当前国际疫情防控的形势来看,全球的旅游演艺、室内演出在短时间内都很难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太阳马戏团要继续走以前的老路子可能行不通了,只有开拓线上业务才能形成多轮收益,增强企业的抗风险能力。

   ”吴丽云表示,当前,很多文旅企业都在保持主业不变的前提下向多维度经营模式转型,如果太阳马戏团的经营者能改变思路,比如通过收购擅长线上传播的企业强化网络播放、直播这些新业务板块,也许不仅能扛过这次危机,还能闯出一条适合自己的新路来。 不过,周鸣岐则表示,对于一部分有意接手太阳马戏团的企业来说,这一品牌的调性是其最看重的部分,这类企业或许不会轻易改变太阳马戏团的产品体系,而且当前太阳马戏团大规模的裁员可能也无法支撑其生产新的内容产品了,“因此,如果抱持这种想法的企业成为‘接盘侠’,那么很可能会暂时手握品牌、观望市场,尽可能减少对该企业的后续投入、缩减不必要的成本开支,等旅游演艺市场逐步恢复之后再借助IP重建太阳马戏团”。 (责编:张宏莉(实习生)、王震)。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